资讯

NEWS

非公医疗这十年:前景可期 道阻且长

    2016年12月14日 09:11     |  3521
摘要:

12月10日,在由美中宜和医疗集团主办的“非公医疗十年发展大盘点暨美中宜和十周年庆典”上,诸多行业相关从业者细数非公医疗十年发展点滴,探讨了非公医疗机构现阶段发展的远景与困境。

【健康点】有数据统计,目前我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已达22万余家,包括各级各类专科和综合医院、诊所、体检机构、检验影像机构等第三方医疗辅助机构、高端医疗机构、康复和健康管理机构,以及基于互联网的新兴医疗服务机构。截至2015年,我国非公立医院数量占全国医院总数的比重已超过51%,首次超过了公立医院。

非公医疗行业从无到有,从少到多到逐步壮大,一方面得益于国家政策的支持和鼓励,另一方面则得益于非公医疗从业者们的坚持和努力。而今,非公医疗发展依然面临诸多挑战。12月10日,在由美中宜和医疗集团主办的“非公医疗十年发展大盘点暨美中宜和十周年庆典”上,诸多行业相关从业者细数非公医疗十年发展点滴,探讨了非公医疗机构现阶段发展的远景与困境。

三大加速器:政策、资本、互联网

12月10日恰逢美中宜和医疗集团(以下简称“美中宜和”)成立十年,专注于妇儿领域的美中宜和发展的这十年,可以看做国内非公医疗行业发展的一个缩影。

据美中宜和创始人胡澜介绍,2006年,美中宜和在北京开设首个医院,彼时国内大多数患者认为民营医院就是“低端、骗子”医院。此后的5年时间,美中宜和都没有进行规模扩张。2011年开始,美中宜和才进入集团管控下的连锁扩张期。截止目前,美中宜和已经接生了近3万名宝宝,其服务领域已经从妇产科延伸到儿科、月子会所、辅助生殖等领域。未来,美中宜和联手儿童医院在北京大兴建立三级儿童医院。

谈到非公医疗行业的变化,美中宜和创始人胡澜感触最深的是政策的不断变化。尤其是新医改以来,国家出台了多项利好非公医疗行业发展的政策。

2009年,国务院提出了《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这个意见开启了社会办医的热潮。也于此,国家从顶层设计角度密集出台了一系列有利于社会力量办医、民营医院发展的政策。

2010年,国务院提出《关于进一步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的意见》,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公立医院改制,调整和新增医疗资源优先社会资本。2012年,国务院发布《“十二五”期间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暨实施方案的通知》,鼓励社会力量和境外投资者开办医疗机构,有资质的人员开办私人诊所。2014年,国家卫计委提出《关于加速发展社会办医的若干意见》,在完善医保、财税、投融资引导政策、审批手续等方面都有详细指导意见。2015年,国务院提出《关于促进社会办医加速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促进社会办医成规模、上水平发展,加速形成公立医院与社会办医相互促进、共同发展格局。2016年,国家卫计委提出《医疗机构设置规划指导原则(2016-2020年)》,来逐步构建体系完整、功能互补的整合型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和分级诊疗就医格局。

尽管政策层面一直鼓励非公医疗发展,但其必然会触及公立医疗的“奶酪”。“大家对政策利好的感受并不是很深,政策没有落到实处,总感觉落地性不强。” 胡澜说道,“在夹缝中生存是非公医疗从业者常说的一句话。实际上我们一直在高度垄断的行业中发展,我们遇到的所有问题都来自于垄断。未来这种垄断局面还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丁香园创始人李天天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中国医改2009年开始到现在7年的过程中,我们始终看到两股力量在搏杀,一股力量是去行政化,一股力量是在行政化,去行政化一直鼓励自由开放,再行政化一直试图在定价,试图在人事管理上加强新的管控。”

政策之外,资本是非公医疗发展的一个助推器。

胡澜观察到,自2009年到2016年,资本对医疗服务业保持着较高的关注度。自2009年爱尔眼科登录创业板后,资本开始大举进入医疗服务行业。下面这组数据可以更直观感受到资本对这一行业的青睐。

2010年,5家民营医疗机构获得VC/PE超过5亿元的股权投资。其中,美中宜和、安琪儿、博生和瑞尔齿科均获得超过1亿元的首轮或第二轮融资;2013年,医院并购数量和交易金额均创新高,达到15起,共计交易金额2.5亿美元。当年,复星医药在先后投资了和睦家、岳阳广济医院、广济安徽钟吾医院之后,又将佛山禅城医院(三甲医院)收入囊中。这一年,凤凰医疗作为第一家内地医疗服务商在香港上市。2014年,弘毅投资通过旗下弘和医疗服务集团,并购上海最大民营医院杨思医院。

但是,自2015年下半年至今,资本对于医疗行业的投资不再像之前那般高歌猛进。胡澜认为,医疗行业是个慢行业,前期投入巨大,回报周期长,更重要的是医院的运营管理难度较大,种种所因素下,资本在医疗服务业的投资逐步趋于理性。“理性投资并不是坏事,反而会帮助行业健康成长。”

非公医疗发展的过程中,还有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来自于互联网。胡澜表示,目前互联网医疗大部分还在是作用于医疗核心圈以外,这对非公医疗行业产生了巨大推动力。

“互联网医疗就像给在体制内的医生打开一扇窗,之前医生都没有离开体制的想法,现在则有越来越多的医生已经离开体制或者正在考虑离开体制内。”胡澜说道,互联网医疗公司可以与医生开展多种形式的合作,例如为其开设工作室,让医生加盟成为合伙人等。

非公医疗的差异化定位

《2015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统计年鉴》显示, 2005年~2015年这十年间,民营医院的数量在不断上升,从2005年的3200家上升到2015年的14518家;公立医院的数量则出现了一定幅度的下降,从2005年的15483家下降到13069家。民营医院首次在数量上超过公立医院,占医疗机构比例达52.63%

但是,2005~2015年这十年间民营医院的平均床位数增长仅为57%,而公立医院对应的增长为120%,民营医院的发展更多是基于机构数量上的增长,而非现有机构的规模增长。而在诊疗人次上,尽管民营医院与十年前相比增长了450%,但与公立医院相比差距仍然很大,2015年公立医院的诊疗人次占比高达87.99%,而民营医院的诊疗人次占比仅为12.01%。

民营医院作为非公医疗中的核心力量,其想要获得更大发展,必须寻找差异化的竞争路径。

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表示,非公医疗无论是营利性还是非营利性,无论是走高端还是走政府购提供基本医疗服务,其不应该以公立医院为标准来作为发展目标,走大而全的路线,比拼规模、诊疗人次、诊疗量上。而应该是与公立医疗互补或者错位发展的定位。

目前国内非公医疗发展得比较成功的案例,无论是在妇产科领域全国知名的美中宜和、和睦家,还是何氏眼科、武汉的亚洲心脏病医院和北京三博脑科,焦雅辉总结这些医院都有一个共同特点:专科定位,特色突出。

中国社会科学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认为,非公医疗机构不要跟公立医院比规模,而要比服务:“目前国家强调健康服务业,医疗健康更多需要的是帮助和安慰,这是公立医院的短板,也是民营医院的优势。”

在具体运作模式上,胡澜认为专科连锁是非公医疗行业十年发展最为蓬勃的模式。此外,非公医疗在近几年的发展也有一个新的趋势,随着国家加大分级诊疗重视程度和工作力度,很多资本也在考虑对基础医疗领域做的一些尝试和探索。比如全科诊所、社区卫生站等模式。

医生资源仍是最大短板

非公医疗多年来发展的一大挑战就是医生资源短缺,而这一问题至今依然存在。有业内人士认为,民营医院在社会地位、学术团体及行业重大项目建设等方面均处于边缘化,医务人员职称晋升相对难,导致高端医疗人才不愿加盟。

北京大学国际医院(以下简称“北大国际”)副院长杨雪松介绍,其医院共建科室的科主任往往不是全职的,这会导致彼此之间的沟通成本较高。此外,北大国际在医疗安全、医疗质控、人员培训、高风险管理等方面都面临一些挑战。

至于解决办法,非公医疗机构的主要优势在于可提供更自由的执业环境及丰厚的物质奖励。

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教授柯杨认为,社会需求+岗位的吸引力,才能吸收优秀的学生参与到非公医疗中。如何提升非公医疗岗位的吸引力,柯杨表示可以从三方面入手:第一,提供较好的经济收入;第二,打造比较好的个人成长环境,以让年轻医生能够在实践中不断提高相应的业务水平;第三,非公医疗机构要顺应学生成长规律,与教育行业接轨、与政府管理部门配合,逐渐形成规范化培训的渠道、梯队,从而吸引更多优秀的人才加入到非公医疗行业中。

美中宜和集团人力资源副总裁兼天津院区coo程洪波表示,公立医疗机构应该与非公医疗机构在资源上相互补充:“我们也希望在资金和资源上与公立医院形成很好的对接,且目前也在做这样的尝试。”

胡澜认为,很多优秀的医生之所以跨不出公立医院,除去身份、编制等利益的考量,让优秀医生认可的非公立医疗机构平台太少也是重要原因。

-end-

  • 0
  • 评论

    COMMENTS

    发表言论 新浪、腾讯微博帐号可直接登录
    本篇文章暂无评论

    微信公众号

    caixin-life

    热门标签

    TOP TAGS

    更多标签

  • 关于我们
    健康点,财新传媒旗下医疗健康新媒体,用财经视角和新媒体思路解读医疗健康产业。我们秉承财新基因,立足医疗健康,借力互联网+,关注并连接从医到药的产业力量。
    寻求报道
    若你是大健康产业的关注者、开拓者、研究者、实践者,请联系我们,健康点有兴趣报道:
    1,生命医疗、运动健身、移动健康、智能硬件的前沿资讯与热点新闻;
    2,大健康产业的新商业模式、资本故事与数据分析;
    3,身在快节奏都市却又贴近自然的生活和运动方式。

    你可以给我们发邮件:healthpoint@caixi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