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NEWS

多家上市公司参与医疗PPP模式 这会成为行业新风口吗?

    2017年01月06日 10:30     |  6986
摘要:

医疗ppp模式开始在全国兴起。

【健康点】中国社会科学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在公开场合多次表示,未来40%的公立医院将会被收购。其实,除了被收购这条出路外,PPP模式或也将成为不少公立医院的新选择。

1月5日晚,阳普医疗(300030.SZ)发布关于“宜章县中医医院整体搬迁PPP项目”新进展的公告。公告明确了阳普医疗与宜章县中医医院各自的出资额以及股权占比:其中,阳普医疗出资2亿元,占注册资本的83.33% ;宜章县中医院授权的开元(宜章)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元投资”)出资400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16.67%。

不仅仅是阳普医疗,因为再融资渠道更通畅,医疗类上市公司对PPP模式控制医院资产兴趣向来浓厚。不久前,尚荣医疗(002551.SZ)董秘林立在投资者开放日活动中透露,计划用3-5年的时间,运用PPP的模式掌控30家医院,管理2万张床位。和佳股份(300273.SZ)也于去年底公告与尉氏县第三人民医院的PPP合作模式。在香港联交所上市一年多的环球医疗(02666)更是豪掷近百亿上马医疗PPP项目。

全国PPP综合信息平台项目库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8月31日,医疗卫生领域共有463个项目入库,涉及投资金额已超2000亿元。

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公立医院改革继续深入推进,大约500家公立医院消失,这些消失的公立医院大多被民营资本通过并购、收购等方式转型成民营医院。与这起公立医院收购潮几乎同步发生的,就是医疗PPP模式开始在全国兴起。

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公开可查询的上市企业参与医疗PPP模式的案例多达数十起,其中一大主力参与方为上市医药类企业。

医疗PPP看上去很美

PPP( Public—Private—Partnership)模式,即公私合营,政府与私人组织之间为同一个项目建设形成合作关系,包括BOT(建造-运营-移交方式)、BOO(建设—拥有—经营)、TOT(转让-经营-转让)等多种形式。

作为一种融资形式,PPP的本质是政府通过给予私人组织特许经营权和收益权,以获得公共服务与基础设施的建设,从而缓解或解决政府财务窘迫问题。

凤凰医疗堪称国内PPP模式的成功代表。凤凰医疗集团的IOT模式就是通过对医院进行固定投资承诺,改善医院的医疗设施和诊疗设备,以交换在若干年期限内管理和营运相关医院,从而收取医院的管理费、供应链等收益。其中,供应链收益主要包括药品、耗材所获得的差价利润,这也是大多数上市企业参与医疗PPP模式的最主要的盈利方式。

不过,随着公立医院逐步取消药品加成,禁止“二次议价”等政策的影响,供应链收益的利润将逐步下降,这是所有参与PPP模式企业都将面临的一大挑战。

财政部PPP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金融司司长孙晓霞曾在一次会议上表示,国内PPP项目目前主要面临四大难题:一是项目规范实施难,二是健全配套政策难,三是社会资本退出难,四是人才队伍建设难。

具体来说,这些难题包括:一些地方为尽快上项目,通过“假的”政府购买服务,进行基础设施融资,或者通过固定回报承诺、回购安排、明股实债等方式,借PPP之名行变相融资之实;在与社会资本的谈判过程中,一些地方政府侧重准入保障,对社会资本的市场化退出,缺乏规范化、制度化的安排,导致社会资本退出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影响了企业和金融机构参与PPP项目的积极性;一些地方政府和项目实施机构缺乏真正熟悉政策和业务的人员,也缺乏PPP项目运作经验,操作能力相对不足,在项目谈判的过程中,甚至难以与社会资本“对话”。

上述这些难题在目前正在推进的医疗PPP项目都有所涉及。国家发改委公共管理与社会体制研究室副主任张璐琴此前在一篇调研文章中提到,有一些推荐项目未经PPP适用范围的严格论证,PPP项目实际签约率较低。一些项目并不具有公共产品特征,应由市场来提供,戴PPP的帽子也仅是为了融资。例如很多地方定位高端的老年公寓、康复中心等。各省区汇报的医疗PPP项目与各地实际运行差异较大。北京、云南等地实际运行的医疗PPP项目较多,但在项目库中却无法反映。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参与PPP模式的医院以县级公立医院为主,而目前被收购的公立医院也集中在县级二甲医院,且多数集中在中西部省份。而且,目前被收购的医院或者愿意采取PPP模式的医院要么因为当地政府财政压力不堪重负,要么本身经营陷入困境,对于接盘的企业来说其实是一个“烫手山芋”。有业内人士表示,运营能力将成为PPP参与者越来越重要的竞争优势。

医疗PPP会成为行业新风口吗?

去年9月,国家发改委推介了三批PPP项目,总规模达6.37万亿元。预计2017年PPP项目落地规模或达3.8万亿元。中信证券认为,除了建筑、环保等传统领域PPP继续保持增长外,医疗、养老等领域PPP市场将进一步扩容。

PPP Canada和IUK的数据显示,加拿大和英国的医疗PPP项目占比分别达49%和19%。而目前我国医疗PPP项目占比仅为5%,未来仍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国泰君安在一份研报中指出,医疗PPP方兴未艾,主要涉及土建、医药器械与服务、卫生与医院IT等三大环节。围绕每年1500~2000家新增医院,市场规模接近5000亿元。短期来看,医疗PPP主要涉及项目和产品制为主的土建、医药器械与服务、IT。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医疗PPP与大数据结合将是大势所趋。去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和规范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发展的指导意见。意见提出,从财税、投资、创新等方面对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发展给予必要支持。推广运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参与健康医疗大数据的基础工程、应用开发和运营服务。

当然,医疗PPP也并非无脑火爆。社会资本是否愿意进入,公有资本的态度非常关键。特别是目前很多PPP项目,政府依然坚持非营利公益性公立医疗机构的定位不变。这一前提下,医疗投资者考虑回报时势必更加审慎。

2015年12月,河南省荥阳市人民医院整体建设PPP项目签约,这是河南省第一个医疗类PPP项目,项目预算总投资6.4亿元,项目特许经营期为12年。项目公司通过获取可用性服务费及后勤服务费弥补其投资及运营成本,获得合理回报。

对咨询公司来说,荥阳市人民医院的PPP运作方案并不复杂,关键是医院定位要明晰。负责该项目的主任咨询顾问王子才就向媒体透露,“在这个案例中,荥阳市政府愿意承担投资责任,PPP模式的操作就简单明了。”

除了公有资本必须履行承担投资责任外,在实际操作中,医疗投资者大多愿意“捡现成的”,也就是成熟的医院项目。一方面,新建医院的周期更长,投资回报更慢,另一方面,新建医院要获得审批,必须符合当地医疗服务规划,往往选择医疗资源和患者资源暂时较为匮乏的地区,市场的不确定性更大。

也有对医疗PPP不“感冒”的。汕头市中心医院副院长林本丹就直言:“如果引进的社会资金是用于购买医生护士服务费的,那就是彻头彻尾的慈善项目。而目前想进入公立医院的社会资金,全都瞄准医院和商业挂钩的两大块:药品、设备及耗材。天!医改成功的关键正是这两大块大幅降价,而医疗服务价格随之提高。社会资金进入这两个领域,靠他们来购置药品和耗材及设备,能将价格降低吗?这个问题,无需专业人士回答,就算随随便便一个路人甲也会告诉你:‘那是绝对不能的!’”

-end-

 

  • 0
  • 评论

    COMMENTS

    发表言论 新浪、腾讯微博帐号可直接登录
    本篇文章暂无评论

    微信公众号

    caixin-life

    热门标签

    TOP TAGS

    更多标签

  • 关于我们
    健康点,财新传媒旗下医疗健康新媒体,用财经视角和新媒体思路解读医疗健康产业。我们秉承财新基因,立足医疗健康,借力互联网+,关注并连接从医到药的产业力量。
    寻求报道
    若你是大健康产业的关注者、开拓者、研究者、实践者,请联系我们,健康点有兴趣报道:
    1,生命医疗、运动健身、移动健康、智能硬件的前沿资讯与热点新闻;
    2,大健康产业的新商业模式、资本故事与数据分析;
    3,身在快节奏都市却又贴近自然的生活和运动方式。

    你可以给我们发邮件:healthpoint@caixi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