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NEWS

“故事大王”朗玛信息的医疗生意:利润下滑,高管套现

吴绵强    2017年02月15日 11:47     |  1979
来源:时代周报
摘要:

贵阳六院曾上演了一场真实版的“飞越疯人院”事件,而作为贵阳六院背后资本方,朗玛信息因其控股股东身份而备受关注。

【健康点】2月10日,位于南明区富源路的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以下简称“贵阳六院”)门诊大楼内,来此看病的患者并不多,相比当地多家人满为患的三甲医院,这里显得冷清许多。

几天前,贵阳六院曾上演了一场真实版的“飞越疯人院”事件。作为贵阳六院背后资本方,朗玛信息(300288.SZ)因其控股股东身份而备受关注。

成立于1998年的朗玛信息,由公司董事长王伟及其团队一手创办,最初定位是一家纯粹的互联网公司。2012年2月,朗玛信息在深交所上市,成为贵州首家创业板上市的高科技企业。

上市初期,朗玛信息在资本市场显得不温不火,可随着2015年的牛市,朗玛信息不断释放的“互联网医疗”等概念,使得这家公司成为A股“股王”,广为人知。

王伟这位互联网医疗新贵,在贵州深耕多年,政商资源熟络。通过与贵阳当地合作共建互联网医院,王伟试图深度介入互联网医疗的本质,打通“线上-线下”环节,并收购贵阳六院,为公司未来打造新的增长点。

时代周报记者日前实地探访贵阳六院发现,这是一家修建多年,十分陈旧的医院,连医院院长办公室都在院里的活动板房内。不过王伟试图通过资本运作手段,借助非公开发行股份融资6.5亿元升级改造这家医院。

事实上,医疗行业比任何其他行业都具有特殊性,政策限制较多,回报周期漫长,这是朗玛信息及其王伟的创业团队必须面对的难题。未来朗玛信息的走向如何,还需更多时间检验。

不过,时代周报记者发现,早在去年底和今年初,朗玛信息的部分高管已通过大宗交易系统在股价高位时减持公司股票,套现多数资金,获利颇丰。

曲线收购实体医院

自2014年朗玛信息转型互联网医疗以来,王伟的举措十分契合当地政府构建互联网医院的心态。

2015年,经过贵阳市政府和贵阳市卫计委的批准,朗玛信息与贵阳六院完成签署贵阳互联网医院的《合作协议》。贵阳六院是贵阳互联网医院的承载主体,朗玛信息为贵阳互联网医院的技术支撑平台。

仅仅在互联网医院领域合作,显然不能满足王伟在医疗领域的胃口。在与贵阳六院合作互联网医院的背后,朗玛信息觊觎的是对这家医院的控制。

一个月后,朗玛信息与贵阳市政府签署《关于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改制并引进战略投资者暨建设贵阳互联网医院的框架协议》。

具体的改制做法是,由贵阳市为推进公立医院改革而成立的国有独资企业贵阳市医院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医管集团”)下设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六医公司”),六医公司承继贵阳六院的原有业务、资产和人员。

朗玛信息对六医公司增资1.55亿元,获得66%股权,并取得控股权;医管集团通过增资,持有六医公司余下的34%股权。

“当时我们就觉得拥有一个实体医院,依托实体医院开展互联网医疗是我们想要做的事情。用户最需要的医疗诊疗服务,必须是由医疗机构完成,互联网上无法完成全部的医疗行为,必须线上-线下相结合。”朗玛信息董秘余周军回忆道。

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依托实体医院,朗玛信息重点做了两块互联网医疗的业务,一个是39互联网医院,另一个是贵州互联网医院。

贵阳六院住院部门口左侧的墙壁上张贴了一幅写有“找名医 到六医”的红色大字宣传内容,时代周报记者看到,其上写着39互联网医院是贵阳六院的第二名称,是卫计委批准的互联网医院,具有医疗机构许可证,诊疗科目中包含了远程医疗服务的所有内容。

此外,宣传内容上还附有与39互联网医院签约的著名专家,包括来自国内北大医院、武汉协和、中日友好医院等知名医院的医生。

“39互联网医院针对的是患者遭遇疑难重症时,希望找专家会诊的这种刚性需求。”余周军表示,主要业务做法就是北上广知名三甲医院的专家通过与贵阳六医签多点执业协议,并在省卫计委备案,以贵阳六医医生的身份在互联网上执业,解决了网上会诊的身份合规问题,并解决了医生的后顾之忧。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骨干。自2014年以来,国内互联网医院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但这一商业模式却仅仅还只是处于探索阶段。互联网医院还没有网络处方权,暂时不能网络开药。

在业内人士看来,即使专家再专业,患者在看完病之后,需要通过实体医院进行深入检查和治疗,医院的医疗设备以及设施跟不上,同样难以为患者提供更好的服务。

时代周报记者实地调查发现,这是摆在贵阳六医和朗玛信息面前的一道难题。

融资6.5亿改造

据公开资料显示,贵阳六院的前身为贵阳铁路分局医院,始建于1958年,是一家二甲医院,2004年由贵阳铁路分局移交给贵阳市政府。即使早已更名为贵阳六院,但院门外马路边的公交站名依然为铁路医院。

2016年12月1日晚间,朗玛信息公告称,公司拟非公开发行不超过3500万股募集不超过6.5亿元,用于贵阳六院升级扩建项目。

为了展现贵阳六院的区位优势,朗玛信息在非公开发行预案中指出,贵阳六院位于贵阳市的中心城区,为就近的160万人口提供基础医疗服务。

时代周报记者实地探访发现,贵阳六院地处南明区不假,但这里地处贵阳市区南部,紧邻贵州铁路线,院外低矮的民房和一块块菜地,显示这里位于当地城乡接合部,白天和晚上打车亦十分不便。这可从贵阳六院内历历可数的患者看出。

根据朗玛信息披露,贵阳六院的编制床位数现为300张,未来随着升级改造之后,将新增编制床位数500张,达到800张,而在住院部,时代周报记者发现,多间病房内未住满人,走廊内的病床亦空置。

贵阳六院尴尬的病人流量,或可从六医公司长期亏损的经营业绩中看出端倪。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2014年及2015年1到10月,其净利润分别亏损951.91万元、628.47万元和867.57万元。

从2016年1月开始,六医公司的财务报表纳入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六医公司2016上半年实现医疗服务收入4618.81万元。

据不久前朗玛信息发布的2016年度业绩快报,公司营业利润较上年同期降低36.06%,主要系本期合并了六医公司的营业利润-1371.83万元(亏损)等所致。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分析人士表示,国内A股市场对上市公司有盈利要求,一旦介入医院改制后,公立医院由非营利性变更为营利性,也就有了营利的诉求,而营利最直接的来源就是病人。

这也是为何此次“飞越疯人院”的主角要带一些病人投奔于此了,“蛋糕就那么大,这些病人一年的毛利不止300万元”。

在非公开发行预案中,朗玛信息提及了贵阳六院陈旧的硬件设施,“由于医院成立时间较长,住院部和门诊部大楼建筑年限较长,硬件环境较为落后,医疗设备相对陈旧。”

时代周报记者实地探访发现,贵阳六院的住院部大楼门口用铝合金属材料搭建。住院部与门诊大楼之间有一块待开发的土地,挖掘机等建筑设备已入驻,部分已建起围挡。围挡外是一条通道,以供医护人员和看病的人士来往通过门诊大楼和住院部大楼之间。

时代周报记者在围挡上看到,院方是要在此建设一座医院医技病房综合楼,共计12层,包含各主要科室以及VIP病房,总建筑面积为3.5万平方米,拟定床位500-700张,项目总投资6.5亿元,建设工期拟建两年。

据朗玛信息的规划,将在现有基础上按照三级医院标准对六医公司进行升级改造,具体包括建设 上述医技病房综合大楼,新增编制床位数500张,购置与之相配套的国内外领先的医疗仪器设备,完善医院的信息化建设。

截至此次非公开发行预案公告日,王伟直接持朗玛信息1.22亿股,占公司股份总额的36.25%,并通过朗玛投资间接控制公司993.56万股,占股本总额的2.94%,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按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数量的上限测算,发行后,王伟的持股比例为35.51%,仍为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换句话说,通过资本市场运作,王伟稀释了不足1%的股权,取而代之的是可募集6.5亿元资金,用于改造线下的实体医院,这实在是一笔颇好的买卖。

遭遇盈利尴尬

据国家卫计委去年公布的调查数据显示,民营医院床位总数为103.5万张,仅占医院床位总数的19.4%,诊疗人次占医院诊疗人次总数的12%,去民营医院看病的人次不到公立医院的1/7。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朗玛信息收购贵阳六院是为了给公司未来打造新的利润增长点,但是直到目前,这一负债的资产,还需要不断投入。

当下,很多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都在不断扩张,而这其中的最核心的资源当属医生,而很多医院人才结构仍以退休老专家以及刚毕业的年轻医生为主。

时代周报记者在贵阳六院互联网科探访时,亦发现了此点,该科室内的医护人员称,科内的医生有的是退休后返聘到该院的。

据朗玛信息披露,通过在零售药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乡镇卫生院等便民场所部署视频设备,以及通过手机端,在贵阳六院专门设置了互联网科,目前大概有70个全科医生远程为用户解决小病常见病问题。

目前日均达到5000人次视频问诊量,其中60%是高血压患者,10%是糖尿病患者,而且以中老年人居多。未来,这块业务公司会考虑往慢病管理方向去做延伸和拓展。

事实上,朗玛信息在贵州当地拓展慢病管理,竞争压力不容小觑。贵州当地的医药巨头贵州百灵(002424.SZ)2015年与腾讯合作,达成了“贵州慢性病防控计划”战略合作,开启互联网+医疗“贵州模式”的尝试。

互联网巨头频频选择贵州,分析人士认为,这与地方政府的支持密不可分,贵州省此前积极拥抱互联网,宣称要建设国家级大数据中心。

据朗玛信息披露,广州启生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启生信息”)旗下的39健康网贡献的互联网医疗信息服务收入、六医公司的医疗服务收入、电话对对碰业务收入、移动转售业务收入是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

1月25日,朗玛信息发布2016年度业绩预告,显示去年利润出现下滑。2016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97亿元,同比增长25.43%;利润总额8846.24万元,同比降低19.8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217.95万元,同比降低16.48%。

这是自去年将六医公司纳入报表范围后朗玛信息业绩出现的下降。营业总收入较上年同期增长25.43%,主要系本期合并了六医公司的营业收入所致。

此外,营业利润较上年同期降低36.06%,主要系本期合并了六医公司的营业利润-1371.83万元,以及启生信息的营业利润减少了2456.44万元所致。

2月5日晚间,朗玛信息还发布了一则公告,拟通过缔结一致行动人,对旗下子公司实施实质控股,进而将其纳入合并报表,以期增厚公司业绩。

据公告称,公司与吴文生签署了《关于保持一致行动的协议书》。公司与吴文生均为贵阳市医药电商服务有限公司(“医药电商”)的股东。

此前医药电商第一大股东为医管集团,持股比例为35.7%;而朗玛信息与吴文生分别持股医药电商34.3%、30%的股权,双方无关联关系。

这意味着,在双方缔结一致行动人后,朗玛信息将通过该协议控制医药电商董事会半数以上的表决权,进而达到对其生产经营和财务的控制,并将其纳入合并报表。

创始团队减持

2015年牛市中,朗玛信息打着“互联网+”概念,一度以288元的高价夺得“股王”。

在布局互联网医疗的过程中,以王伟为首的创始团队或许没有想到,朗玛信息的股价会有朝一日创造奇迹,而王伟及其团队的财富和身家亦水涨船高。

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朗玛信息的创始成员刘玲、黄国宏等人最近陆续减持套现了部分股权。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现年45岁的靳国文(董事、副总经理)、44岁的刘玲(董事、产品总监)均系朗玛信息创始人王伟的创业搭档。多年来,他们随着王伟南征北战,公司上市后获得丰厚股权价值。

去年12月,朗玛信息公告称,黄国宏于2016年12月7-9日期间,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大宗交易系统累计减持公司股份33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套现金额为1.1亿元。

此次减持后,黄国宏持有朗玛信息2974万股,占比8.8%。今年1月3日、1月4日、1月5日、1月9日和1月10日,黄国宏再次通过大宗交易系统减持朗玛信息337.95万股,这5次减持共套现8917万元。此次密集减持后,黄国宏持有朗玛信息2636.05万股,占比7.80%。

另外,时代周报记者发现,朗玛信息董事刘玲在去年初至年底,减持套现公司股票,减持均价亦在高位。2016年2月16日、2月19日和12月28日,分别减持了90万股、90万股和7.5万股,减持均价分别为38.90元、38.56元和26.97元,合计套现7100余万元。

此轮减持后,刘玲持有朗玛信息1684.50万股,占比为4.985%,不再是持有公司股份5%以上的股东。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朗玛信息自2015年的股价高位以来,最大的受益人要数肖文伟,这位创始人股东,据招股书显示,其曾是香雪制药(300147.SZ)监事,持有朗玛信息5.99%的股权。

2015年4月14日,肖文伟在朗玛信息股价达233.51元/股的高位时,减持了115万股,套现2.69亿元。此后,肖文伟陆续减持套现,截至2016年第三季度,持股1.48%。

作者:吴绵强 来源:时代周报

-end-

  • 0
  • 评论

    COMMENTS

    发表言论 新浪、腾讯微博帐号可直接登录
    本篇文章暂无评论

    微信公众号

    caixin-life

    财点

    Health Demo

    Theranos前景堪忧:面临2.4亿美元诉讼费 连续两年无实质性收入

    公司还需要面对来自投资人、患者,以及曾经的合作伙伴Walgreens的…

    热门标签

    TOP TAGS

    更多标签

  • 关于我们
    健康点,财新传媒旗下医疗健康新媒体,用财经视角和新媒体思路解读医疗健康产业。我们秉承财新基因,立足医疗健康,借力互联网+,关注并连接从医到药的产业力量。
    寻求报道
    若你是大健康产业的关注者、开拓者、研究者、实践者,请联系我们,健康点有兴趣报道:
    1,生命医疗、运动健身、移动健康、智能硬件的前沿资讯与热点新闻;
    2,大健康产业的新商业模式、资本故事与数据分析;
    3,身在快节奏都市却又贴近自然的生活和运动方式。

    你可以给我们发邮件:healthpoint@caixi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