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TECH

大数据下的隐私危机

    2014年07月02日 14:30     |  18667
摘要:

面对抗议者,谷歌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如此回应:“我鼓励人们有一个开放的心态,用乐观的角度去看未来。”

谷歌,头顶桂冠,脚踩荆棘。在科技革新的时代,人们时而欢呼,时而迟疑,时而举起捍卫权利的大旗。面对会场内外的抗议者,谷歌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如此回应:“我鼓励人们有一个开放的心态,用乐观的角度去看未来。”

【Life健康】假如你拒绝生活“被GOOGLE”,就去要求“被遗忘”吧!

6月26日,谷歌宣布,已经开始根据欧盟最高法院的裁定而在搜索结果中删除一些特定内容,给予用户“被遗忘权”。我们每一个人可以向谷歌提出申请,要求从搜索引擎结果页面中删除自己的名字或者相关历史事件,这就是所谓的“被遗忘的权利” (Right to be forgotten)。

在此之前的一天,美国旧金山时间6月25日,谷歌在其受到高度关注的本年度I/O大会上发布了Google Fit,这是一款与苹果在不久前召开的世界开发者大会WWDC14上发布的HealthKit十分相似的健康追踪管理平台,它使得我们可以在一个共享的平台上处理诸多与身体相关的信息数据。

从身体管理的角度而言,Google FitHealthKit对于广大的消费者和开发者,无疑是一个福音。然而,在健康数据开放共享这件事情上,我们是不是也需要开始讨论“被遗忘权”。

事实上,谷歌眼镜也带给人们同样的忧虑。科技日新月异,当人们旧有的生活方式不断受到挑战时,强大的防守浪潮势必被激起。在几天前的谷歌O/I大会上,一群抗议者冲进了旧金山的会议现场,他们称“谷歌造了杀人的机器人”,并且打出了“谷歌应该有颗善良的心”字样的横幅。

这些“造反有理”的小插曲,说不定哪天就成了这个时代的注脚。

您担忧身体隐私泄密吗?

在谷歌的收入中,广告一直占大头。据eMarketer统计,今年全球产生的1400亿广告市场份额中,谷歌独享其三分之一。不用说,在谷歌、苹果和三星这三家已经发布健康追踪管理平台的巨头公司中,谷歌在利用你的健康大数据赚大钱这件事上可谓占尽先机。

保险公司和医药公司历来是谷歌的在线广告收入的贡献大户。以针对保险公司的市场为例,根据Statistic Brain在2013年发布的报告,“自雇健康保险”这个词条的单击价签高达$43.39。此外,针对降血脂和糖尿病的药物广告,售价也十分高昂。

无疑,Google fit 这个平台的诞生,使得谷歌能够更便捷、更全面、更准确地获取有关您身体的各项数据指标。如果将来您遨游在Google世界,却分分钟被各种广告击中时,请一定不要感到意外——我是说,这些商家怎么就好像你肚子里的蛔虫,完全读懂了你的心思。很可能,谷歌也会把包括你的医疗记录在内的各种数据卖给类似Practice Fusion这样的电子健康档案公司,然后这些数据又会实时传送到需要它们的医生或者制药公司手中……当然,在另外的情形下,您的信息将可能在更广泛的互联网世界里流通,比如说您可能被允许使用windows账号登陆Google fit等等。

不管怎样,谷歌确实在健康大数据这件事情上掌握了主导权,它完全有可能借此做上一笔大买卖。关键是,有关身体健康的各种信息,用户真的想要公开分享吗?毕竟不是每一个用户都愿意与他人分享自己的身体状况。

在中国,有关医疗隐私立法的讨论也由来已久。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政府目前尚不允许医院将病人信息开放给任何第三方公司。换言之,与公民健康相关的信息至今仍然受到严格的监管。

想想,随着可穿戴设备的风靡,以及几大健康追踪平台的推出,我们离需要担忧身体隐私泄密的时间,还远吗?

拉里·佩奇:我鼓励人们有一个更加开放、乐观的心态

随着越来越的设备与谷歌相连,关于隐私保护的问题,的确也越来越牵动人心。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24日,谷歌开始正式在其谷歌眼镜商店中提供Livestream视频分享应用软件,允许谷歌眼镜的使用者进行视频直播。

据悉,装上该软件后,佩戴谷歌眼镜的人们可免费与其他拥有Livestream账户的人们分享所见所闻。而希望向非注册Livestream观众传播视频的用户,每月支付最多399美元就可以向互联网传播视频。

这将会给个人隐私保护带来极大的挑战——戴上这款配备了相机且可与互联网无缝连接的眼镜,佩戴者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将现场录制的影像同步到互联网,不管你愿意不愿意。 除此之外,Livestream这款神奇的应用,也可能会引发有关版权的担忧:不管是音乐会,还是什么其他高大上的盛会,很可能经由这款谷歌眼镜瞬间实现万人直播。

科技日新月异,当人们旧有的生活方式不断受到挑战时,强大的防守浪潮势必被激起。在几天前的谷歌O/I大会上,一群抗议者冲进了旧金山的会议现场,他们称“谷歌造了杀人的机器人”,并且打出了“谷歌应该有颗善良的心”字样的横幅。这些“造反有理”的小插曲,近日欣然成为媒体津津乐道的话题。

不管怎样,谷歌一边顶着挑战世界旧秩序的革命者的桂冠,一边也开始遭受来自各方的质疑。在O/I大会的后台,谷歌的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Larry Page)、谷歌负责安卓和 Chrome 的高级副总裁桑达尔•皮查(Sunar Pichai)接受了Bits Blog专访。在仅仅半个小时的专访中,话题多次迂回到谷歌威胁公众隐私安全的问题,这显然关系着谷歌的公众形象。面对记者的穷追不舍,拉里·佩奇见招拆招,使劲地“鼓励人们有一个开放的心态,用乐观的角度去看未来”。是的,如果您一味地恐惧,而不是勇于尝试,怎么知道科技究竟会给您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不仅如此,拉里·佩奇还强势地掉转矛头,适时地刺向了医疗政策的制定者。“(在医疗领域,)我们在监管层面上已经很大程度决定了数据是锁起来的,不能很好地用于服务人类。”拉里·佩奇说:“目前我们还没有对医疗数据做数据挖掘。如果我们做了的话,很可能会在明年拯救 10 万人的生命。我很担忧媒体和政府会尝试挑起人们的恐惧,美国最终成为一个本来许多人可以受益但是却没办法实现的国度。这是很可能发生的。”

的确如此,不久前协和“医学新青年”举办的讲座上,IMB创新工程院院长兼CTO毛新生畅想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医疗健康领域可能发生颠覆性变革。变革听起来如此触手可及,协和的医生们集体沉默了。于是,北京大学国家竞争力研究院副院长陈晓峰站出来“安慰”大家:“不用担忧,这件事情(医生要失业了)不会那么快发生,因为体制问题,他们暂时还拿不到与医疗相关的大数据。”

你看,IBM在中国创新者领袖和身处美国的拉里·佩奇担忧着同样的问题。它仅仅与体制有关吗?不是的,它关系着医疗监管,关系着伦理,关系着人们对于隐私的担忧,还有人们对于未知世界的本能的恐惧……

就在几天前,负责为谷歌地图提供卫星影像的公司The Daily Dot确证,它们将为谷歌提供更清晰的图像——这意味着,任何人碰巧搭乘谷歌地图浏览到您所在社区街景时,都可以“逛逛”你家的花园,查查你家的车牌,说不定你睡眼朦胧蓬头垢面的样子也被逮个正着。

于是,人们则热衷于各种虚拟冲浪的同时,也发起了“擦擦运动”,它们教你如何迅速地把自己不愿轻易曝光的信息一笔抹掉。■

  • 0
  • 评论

    COMMENTS

    发表言论 新浪、腾讯微博帐号可直接登录
    本篇文章暂无评论

    微信公众号

    caixin-life

    热门标签

    TOP TAGS

    更多标签

  • 关于我们
    健康点,财新传媒旗下医疗健康新媒体,用财经视角和新媒体思路解读医疗健康产业。我们秉承财新基因,立足医疗健康,借力互联网+,关注并连接从医到药的产业力量。
    寻求报道
    若你是大健康产业的关注者、开拓者、研究者、实践者,请联系我们,健康点有兴趣报道:
    1,生命医疗、运动健身、移动健康、智能硬件的前沿资讯与热点新闻;
    2,大健康产业的新商业模式、资本故事与数据分析;
    3,身在快节奏都市却又贴近自然的生活和运动方式。

    你可以给我们发邮件:healthpoint@caixi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