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NEWS

探路4年,有医生集团年收入已破亿

摘要:

截至目前,官方统计在案的医生集团有160余家,而民间统计的数据则更有400多家。尽管医生多点执业的政策日渐宽松,但仍有一些关键政策无实质性进展,例如医生集团的医疗服务经营许可如何获得,医生集团如何与医保衔接等。尽管如此,从此届联盟大会上医生集团群体探讨的热烈程度中,仍能感受到医生们不懈的“斗志”。

全文阅读大约需要7分钟,如果本文对您有任何启发,欢迎点击文末评论

图片来源:中国医生集团联盟大会

【健康点】近日,由张强、宋冬雷等一批医生集团创始人发起的中国医生集团联盟大会第二届会议(下称“联盟大会”)在浙江横店文荣医院召开。这是医生集团模式出现后的第四个年头。

国家卫计委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党委书记傅卫在大会致辞上表示,官方统计在案的医生集团截至目前有160余家。而民间统计的数据则更有400多家。

自2009年新医改推进医务人员合理流动、探索医生多点执业开始,历经2014年推进和规范多点执业若干意见出台,2016年医生集团首次出现在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中。2017年,国家卫计委对《执业医师注册办法》进行了修订,允许执业医师“一次注册、区域有效”。这些都成为医生集团发展过程中的重要政策节点。

然而,目前仍有一些关键政策无实质性进展,例如医生集团的医疗服务经营许可如何获得,医生集团如何与医保衔接等。尽管如此,从此届联盟大会上医生集团群体探讨的热烈程度中,仍能感受到医生们不懈的“斗志”。

1.0版“万物生长”至3.0版“稳健扩张”

联盟大会相关数据显示,截至目前中国医生集团联盟43家成员中,集中在上海、北京以及浙江三地的医生集团最多,广东、四川、陕西、湖南等地也已纷纷出现。

联盟大会上,浙江省卫计委医政医管处副处长孙建伟称,浙江省自2015年3月实施新的浙江省医师多点执业办法后,截至2017年3月的两年间,全省备案的多点执业医生达10万人,居全国前列,占全省注册执业医生总数7%。

从类别上来看,临床、口腔类临床医生的多点执业趋势大大增加,接替了上一轮以中医类医生为主的趋势,并且呈现显出医生多点执业往基层、民营医院下沉的特点,50%注册机构在二级医院以下,以杭州、宁波、温州、金华等经济发达城市居多。

2017年4月,浙江再次推动医生自由执业的力度。比如推进医生电子注册,由省财政出资建立政务服务网,医生可以在手机上完成多点执业备案。

医生多点执业趋于更自由的政策信号日渐明朗。医生集团的发展从最初的“万物生长”,逐步呈现出不同的发展阶段。

冬雷脑科医生集团(BDG)COO董法廷在联盟大会上梳理了医生集团的三个形态:1.0版是松散的利益获取型,创始人或者核心专家还在体制内,分给医生集团的时间与精力有限;2.0版是截至目前多数医生集团的状况,核心创业团队是全职的,有统一的价值观;3.0版是“稳健扩张型”,建立在内部模式基本梳理清楚的基础上,有余力与能力进行外部扩张。

董法廷认为,3.0版中,医生集团的股权设计是关键,此外还要有明晰的人才培养思路与方法,“开始是几个人志同道合联手,但是要对外扩张、长远发展,就必须有自己培养的人才配备,只有这样彼此才能理念一致、做法一致。”

医生集团的创始人们也发现,从2.0版向3.0版发展时,医生集团与医疗集团的边界较为模糊,尤其从培养人才配备的需求看,考虑诊所与医院的重资产模式已无可回避。

“实际上医生集团就是一个医疗集团,医疗服务就需要有真正实体的东西,”董法廷坦言,“如果要对外扩张,就需要一个‘革命根据地’做人才的培养、价值观的统一,标准流程的培训也非常关键。”

“共享医疗”是基因,做大不无可能

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郝德明在联盟大会上表示,医生集团发展了三年半,其实从数量上讲,还是很小一部分,而且业界知名人士组成的医生集团还很少,但是先行的创始人医生们是一群“最能看病、最活跃的人,也是思想最开放、胆子最大的人。”

分享投资联合创始人黄反之分析了目前医生集团中的创始人类型。他不看好的是体制内医生集团创业。黄反之认为,一些大牌医生身在体制内,身兼各种高层管理的角色,同时还做医生集团,是“不彻底的创业”。“从投资人角度,毫无疑问我们愿意选择真正跳出体制、全职投入创业的在座各位,因为创业本身就是九死一生的事情。”

黄反之也提及一种新兴的医生集团,即创业团队中有一部分人脱离了体制,有一部分人还在体制内,形成了一种混合模式。他认为这在中国特殊的医疗体制环境下,可以把体制内与体制外很好的结合,“有其可取之处,从投资人的角度来看不妨可以尝试”。

张强医生集团创始人张强是最早把“医生集团”的概念引入中国市场之人,他认为,与美国成熟的医疗市场不同,中国的医生集团将呈现出不同的市场形态。欧美国家中,医生从开始就是自由执业,比如美国现有10余万医生集团,大多数都是不超过20个医生的小而美的合伙人模式。

张强医生认为,中国可能出现一些大型医生集团。

“中国是可能出现一些大型的医生集团的,这在海外市场就不太可能,”他表示,“因为美国很早就有私人医生制度,整个医疗市场全都划分好了,大型医疗集团很少,少有的如凯撒集团,有自己的闭环,保险、医院、医生集团统统自己做。梅奥到现在也没有几家医院,这是地域决定的。”

张强认为,中国的体制内医生是长期压抑,因此就给体制外医生提供了机会,早出来积累经验,在资本助推与宏观政策的趋势下会先抢到机会,因此由医生合伙人主导做医疗集团、甚至上市的可能性都存在。

投资人黄反之认为,医生集团在中国的发展将会与体检行业有相近之处。以美年健康(002044.SZ)为例,2011年美年与大健康合并,当时两家分别为国内体检行业的老三与老四,此后资本助力美年,不断收购兼并,2015年借壳上市,并完成了对境外新兴体检机构的并购,至今规模上已远超爱康国宾这家原先的行业老大。“我想未来有品牌和管理能力的医生集团,也会逐渐去接管一些不是很成功的地区性的各类专科医疗机构,横向延展与上下游的延展一定会发生。

当然,规模较小的医生集团依然是市场的大多数,他们除了与现有医院合作外,新兴的“共享医疗”模式也获得了众多关注。2017年9月,浙江省卫计委批复同意杭州全程国际Medical Mall的医疗资源共享模式,是以检验、病理、超声、医学影像等医技科室,以及药方、手术室等为平台基础,来引入诊所、医生集团的运营模式。

“实际上医生集团的基因里就决定了它是要进行共享的,”张强说。

树兰医疗总裁、OMAHA创始人郑杰表示,医生集团很快就会面临着患者医疗数据共享的问题,例如医生集团与医院之间如何共享,医生集团之间如何共享,去中心化的数据追溯、防篡改怎么做?

据郑杰介绍,树兰医疗从一开始就考虑了一个去中心化的医院架构,将内部的职能科室子公司化,包括在底层信息化平台的重建,并计划在2018年将共享医疗应用到一个更大的层面上。

核心竞争力是技术

由于公立医院人满为患,“服务”常被认为是公立医院的短板,也是非公医疗与医生集团可竞争之处。然而,联盟大会上医生们一致的共识是“技术”才是当下医生集团的命脉。张强表示,医生集团一定要在技术上去突破,要有超越三甲医院的勇气与信心。

东方胆病医生集团创始人胡海称,走出体制之后自己是把专业范围越缩越小,但是把技术做到极致。“我们今年胆病手术量超过4000台,年收入会突破一亿元。去年,我们的手术量就是上海第二名仁济医院的一倍多,而且外省市患者越来越多,这是标志性的。”

▵ 胡海认为医生集团要有自己能培养医生的“黄埔军校”。

胡海称自己出来做医生集团前酝酿了好久,就是等到了把技术内功练纯熟后才开始创业,“要做一流的品牌,要有自己能培训医生的‘黄埔军校’,一定要打造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我就是想做(医生集团)3.0版,不要走被人收购的路。”

冬雷脑科医生集团创始人宋冬雷提醒后来者,今后考虑走出体制创业的医生们“一定要有一种预见性,在体制内多磨刀,一把刀不够,就多磨几把。”

张强表示,医生集团的人才竞争,不是年资较高的大佬们的竞争,而是80后、90后的年轻人,其实80后现在已经是医疗服务体系中的主任、教授、博导群体了。“我曾招了一批老医生,职称很高,但是后来都走了,留下来的都是年轻医生。医生集团是需要肾上腺素的地方,我们瞄准的是优秀的90后。”

本文首发于财新健康点 caixin-life

联系作者微信:janejiminhua

投稿方式:healthpoint@caixin.com

 

卜艳|责编

我们坚持并尊重原创版权,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授权请联络健康点管理员Jack

工作微信号: Jackzhao360

商务合作:

北京 Fiona  18612891987

上海 Leslee 13601240597

  • 0
  • 评论

    COMMENTS

    发表言论 新浪、腾讯微博帐号可直接登录
    本篇文章暂无评论

    微信公众号

    caixin-life

    热门标签

    TOP TAGS

    更多标签

  • 关于我们
    健康点,财新传媒旗下医疗健康新媒体,用财经视角和新媒体思路解读医疗健康产业。我们秉承财新基因,立足医疗健康,借力互联网+,关注并连接从医到药的产业力量。
    寻求报道
    若你是大健康产业的关注者、开拓者、研究者、实践者,请联系我们,健康点有兴趣报道:
    1,生命医疗、运动健身、移动健康、智能硬件的前沿资讯与热点新闻;
    2,大健康产业的新商业模式、资本故事与数据分析;
    3,身在快节奏都市却又贴近自然的生活和运动方式。

    你可以给我们发邮件:healthpoint@caixi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