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NEWS

19家上市公司追捧的“妇儿医疗”,只是看上去很美

    2017年12月01日 17:13     |  22236
摘要:

据健康点不完全统计,目前有19家上市公司纷纷布局妇幼医院领域。但与口腔、眼科这类专科医疗机构相比,妇儿类医院的扩展速度要慢很多。

【健康点】相比近两年备受资本追捧的儿科诊所,妇儿类专科医院同样也受到资本的青睐。

普华永道此前发布的《2012年-2016年中国境内医院并购活动回顾及展望》显示,2016年医疗健康行业的并购境内医院并购数量为106宗,与2015年相比翻了一番多;交易金额达161亿元,较2015年增长了237%。其中,专科医院交易数量占交易总数的一半以上,达59宗,是境内医院并购最为活跃的领域,已披露的交易金额超过61亿元。而在各类专科医院中,妇儿医院的交易金额位于榜首,高达21.11亿元。
 
妇儿医院成为资本热捧的投资标的,其背后与国家放开二孩政策密不可分。从更深层次的角度去看,非公妇幼医院目前多定位中高端,利润率相对较高,且在消费升级的大环境下,会有更多人愿意多花一部分钱为优质的医疗服务买单,这在妇儿领域尤为凸显。

  ▵图表来源:健康点根据公开资料最新统计

据健康点不完全统计,目前有19家上市公司纷纷布局妇幼医院领域。其中既有产业资本,也有爱建股份、绿景控股这样从房地产行业转型而来的公司。

投资回报周期长达7-8年

就目前公开可查的19家上市公司的背景来看,布局妇儿医院的以产业资本为主。而在产业资本中,又以制药企业、连锁医疗机构居多。不过,软银中国资本的执行董事武凯表示,财务资本对于这一领域的关注已经陆续开始多了。
 
在布局妇儿医院的方式上,各上市公司均有不同的选择,主要有自建、收购、投资、合作这几种方式。
 
值得注意的是,多数上市公司都首选自建这种方式。而这无疑是投资成本最高、盈利周期最长的一种。有数据显示,自建妇儿医院的投资回报期长达7-8年,堪比一家综合医院的盈利周期。,一般做得比较好的妇儿医院真正开始产生利润至少也需要5年时间。
 
和美医疗董事局主席林玉明曾公开表示,一线城市一家医院的前期投入过亿,七八年才能收回成本。“这个过程,非常痛苦。”当然,随着连锁管理经验的丰富,收回成本的周期也在逐渐下降。林玉明坦言,打广告的确能很快带来收入,收回成本。“但创品牌这条路,是非常艰难的。我们需要通过内部管理体系,通过对人才的培养,不断沉淀。口碑一旦做出来,经营压力就不成问题了。”
 
健康点了解到,广生堂计划筹建的福州和睦家广生妇儿医院项目总投资金额为5.83亿元,预计建设期为三年。根据规划,建成后,项目预计年平均净利润1亿元,内部收益率为13.7%,投资回收期为9.8年。而汉森制药此前公开披露的益阳妇女儿童医院建设项目总投资5.3亿元,公司预计项目投资静态回收期为7年。
 
显然,要布局妇儿医院,必须得有足够的耐心与资金来支撑。

短期内无法高速扩张

相比口腔、眼科这类专科医疗机构,妇儿类医院的扩展速度要慢很多。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以目前上市的两家妇儿医院为例,和美医疗成立10余年,旗下运营的医院目前只有12家。2015年香港成功上市后,和美医疗募集资金净额约达11.27亿元人民币,这笔资金主要用于新建或收购医院,但截至目前,和美医疗仅新增一家医院。

新世纪医疗在上市之前,仅有北京新世纪儿童医院和北京新世纪妇儿医院这两家医院。今年初登陆港股后,新世纪医疗宣布将加大扩张速度。其计划在未来一至两年新增五家诊所,门诊面积扩大一倍,并在未来三年内将床位扩大至300张以上。
 
段涛表示,眼科、口腔等专科医疗机构的投资成本相对妇儿医院来说要低很多,且这类医疗机构标准化、可复制性更强。而妇儿类医疗机构的人力成本也相对较高,医疗风险也相对较高。
 
武凯对此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口腔专业一个医生一个护士一个麻醉师就可以了,但是妇儿医疗服务需要一个团队,至少要5-6个医生。”
 
武凯认为,妇儿类医疗机构扩张速度慢是相对的,主要是因为发展的时间短。“相对而言,口腔医生已经习惯开诊所了,有这个意识,这本身已经是很成熟的思维了。但是儿科医生有这种思维意识的就比较少。”
 
此外,儿科品牌比口腔更重要。“比如洗牙在楼下选个诊所就洗了,但给孩子看病家长则要慎重得多。”因此,武凯认为,妇儿医疗机构还是不会像口腔诊所那样快速扩张,还是需要一定时间。
 
显然,从上述逻辑上说,相比自建,收购一家还不错的妇儿医院是很多资本方最希望的方式,但问题是,国内并没有几家优质的妇儿医院标的可供选择。品牌知名度相对较高的妇儿医院屈指可数。因此,现实中自建比收购更常见。
 
康芝药业于2015年特意成立了深圳市康宏达投资有限公司,以寻找优质的妇儿医院项目,不过,至今康芝药业仍未披露找到合适的投资标的。同一年,上市公司爱建股份公告称将设医疗健康投资基金,这支基金的一个重要投资方向就是妇儿医院,但至今同样未披露找到合适的投资标的。
 
相比其它上市公司,复星医药早在2010年就通过入股和睦家母公司美中互利由此进入妇儿医疗服务领域。今年5月复星医药通过参与美中互利私有化获得其30%股权,由此和睦家也将加速在国内的布局速度。
 
今年9月,复星医药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子公司复星医院投资与绵阳市第三人民医院签订投资合作框架协议书,将完成绵阳三院高新分院混合所有制医院建设,将其改制成为绵阳妇产儿童医院。其中,复星医药以现金出资占股80%,绵阳三院以高新分院现有场地范围内土地、建筑物、设备等相关实物资产出资,占合资公司20%股权。这其实是PPP模式下共建医院的一种方式。不过,这种模式目前仍存在很大不确定性。

PPP模式建医院存风险

2015年底,汉森制药就“尝鲜”投建妇女儿童医院。据了解,汉森制药拟定增募资不超过10.8亿元,投建宁乡妇女儿童医院、益阳妇女儿童医院。其中,宁乡妇女儿童医院建设项目总投资3亿元,床位500张左右,预计2017年投入运营。
 
但是2016年8月,汉森制药就发布公告称,终止了这一项目的继续进展。汉森制药这一项目采取与当地政府PPP模式,但项目最终未能获得卫生行政主管部门的核准,故终止项目。
 
绿景控股此前计划募资百亿元布局妇儿医疗服务领域,2015年3月,绿景控股与北京儿童医院达成战略合作;9月,绿景控股发布100.5亿元定增预案,将所募资金用于建设四个实体医院,包括北京儿童医院集团肿瘤医院10亿元、北京儿童医院集团儿童遗传病医院9.6亿元、通州国际肿瘤医院23亿元,以及南宁市明安医院21亿元,一个医学中心即肿瘤精准医学中心19.5亿元,另有两个平台包括儿童健康管理云平台10.3亿元和医疗健康数据管理平台1亿元。绿景控股由此从房地产全面转型进入医疗行业。
 
两年过去了,目前绿景控股与儿童医院的合作仍在缓慢推进。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医疗咨询公司Latitude Health创始人赵衡告诉健康点记者,新建妇儿医院与公立合作医院可以获得优势的资源、技术还有医生,总体是在起步阶段非常有利的,风险则在于资源结合的紧密程度,如果资源松散就难得到公立医疗机构的技术输出,也很难做起来。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目前这种挂靠公立医院,通过公立医院医生资源迁移的模式进行的PPP合作,只是医生垄断资源下的产物,短期来看是最适合民营儿科进入市场并快速发展的模式,但其影响力局限于公立医院愿意进行PPP合作的力度,无法被快速复制到其它地区,未来还可能面临监管风险,长远看并非有利。
 
北京新世纪儿童医院被业界认为是PPP模式的典范,因而其也将这一模式复制到北京新世纪妇儿医院上,其运营效果如何还需时间检验。

儿科人才等运营难题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上市公司布局更多的是妇儿一体的医院,而单独布局儿科医院的很少,段涛告诉健康点记者,“生孩子是个刚需,生产服务满意顺便做儿童保健。”但是儿童医院相当于一个小儿综合医院,相对来讲投资周期更长,成本更高。此外,儿科医生相比妇产科医生缺口更大,招人成本也更高。
 
中华医学会儿科学分会、中国医师协会儿科医师分会联合发布的《中国儿科资源现状白皮书》显示,根据2020年每千名儿童儿科执业(助理)医师数要达到0.69名的目标,我国儿科医生数量目前缺口86042名。
 
儿科具有职业风险高、薪酬待遇低、医患矛盾多、工作时间长、负荷重等特点,长期以来儿科医疗服务价格和薪酬待遇与其职业特点不相符,儿科医务人员流失较多。
 
赵衡告诉健康点记者,单独做儿童医院少主要是医生资源匮乏的问题,另一方面是儿科医院的营收规模和盈利能力并不强,但儿科联合妇产科就容易做大规模和营收,如果成本控制较好,盈利也不错。
 
段涛表示,目前公立医疗机构也面临较大的妇儿类医师人才缺口,而非公妇儿医疗机构的发展,则要依赖于医生自由执业能够真正全面落地。此外,政策对于非公妇儿医疗机构的审批、支持力度也有限,政策“玻璃门”依然存在。
 
需要注意的是,今年初,新世纪医疗登陆股市场后加大了市场开拓步伐,其毛利率已出现下滑趋势,未来也将面临业绩下降的风险。
 
2016年,新世纪医疗实现收益8.59亿元人民币,同比下滑5.5%;净利润9571万元,同比下滑9.9%。同样,和美医疗净利润也出现一定程度下滑。2016年和美医疗营业收入约为8.56亿元,同比下降5.5%;占净利润约为9571万元,同比下降 9.9%。
 
一方面,公立医院也在加大妇儿产科的建设,另一方面,新进入市场的竞争者越来越多,妇儿类医院的投入、运营成本也在逐步攀升。
 
武凯表示,医疗机构的利润增长需要有叠加的产品,比如在传统服务的基础上增加新的服务类型。妇儿医院可以增加比如月子中心这样利润率更高的产品。儿科诊所也可以卖一些儿童口腔、儿童眼科相关的产品。“已经把病人黏住了,就应该提供更多元化的服务。”
 
而非公医疗机构想要建立竞争壁垒,武凯提出要从三方面入手:首先要管理好品牌,控制医疗事故发生率。第二,扩张不能太过激进,把握好扩张的进程,考虑自身是否具备跨区域作战的能力。第三,专业的管理人才,这是比较稀缺的资源,拿地和拿证固然重要,但是人才的因素更为重要。
 
段涛也认为,随着社会办医的兴起,未来会有更多的医院和诊所,但是最缺与商业规则相匹配的管理者。“公立医院出来的院长很难直接做管理者。”这也是所有非公医疗机构面临的一大难题。

本文首发于财新健康点 caixin-life

联系作者微信:1281949389

投稿方式:healthpoint@caixin.com

 

季敏华|责编

 

我们坚持并尊重原创版权,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授权请联络健康点管理员Jack

工作微信号: Jackzhao360

商务合作:

北京 Fiona  18612891987

上海 Leslee 13601240597

  • 0
  • 评论

    COMMENTS

    发表言论 新浪、腾讯微博帐号可直接登录
    本篇文章暂无评论

    微信公众号

    caixin-life

    热门标签

    TOP TAGS

    更多标签

  • 关于我们
    健康点,财新传媒旗下医疗健康新媒体,用财经视角和新媒体思路解读医疗健康产业。我们秉承财新基因,立足医疗健康,借力互联网+,关注并连接从医到药的产业力量。
    寻求报道
    若你是大健康产业的关注者、开拓者、研究者、实践者,请联系我们,健康点有兴趣报道:
    1,生命医疗、运动健身、移动健康、智能硬件的前沿资讯与热点新闻;
    2,大健康产业的新商业模式、资本故事与数据分析;
    3,身在快节奏都市却又贴近自然的生活和运动方式。

    你可以给我们发邮件:healthpoint@caixin.com